中國企業報集團主管主辦

中國企業信息交流平臺

微博 微信

飯圈灰色產業鏈調查:洗腦營銷+流量經濟扭曲飯圈文化

2021-08-09 15:41 來源:法治日報 次閱讀
 

  ● 飯圈有完善的等級規則,內部階層分明,少部分核心粉絲掌握圈內話語權,當個別普通粉絲發表不同意見時就會遭到圍攻

  ● 正是因為有利可圖,一些資本方無視應承擔的社會責任,組成各種利益集團,想方設法收割粉絲的“錢袋子”

  ● 整頓飯圈,并不是整頓粉絲,而是飯圈背后的灰色產業鏈。明星要自律,平臺要盡職,粉絲要理性,社會要參與,法律要出手

  □ 本報見習記者 張守坤

  □ 本報記者 溫遠灝

  “今天沒有在群中看到他贊美××,按照群規將他從本群中踢除。”

  “××代言了新的產品,我已經入手了,你們也趕緊買,然后發截圖。”

  “又有人說哥哥的壞話了,大家按照之前統一要求趕緊去評論區反擊。”

  ……

  《法治日報》記者近日以粉絲身份加入多位當紅明星的粉絲群中,每天都會看到上述類似的對話。這些粉絲群的成員大多是青少年,有些群里的“00后”甚至占了八九成。

  飯圈(指粉絲圈子)亂象頻現,已成為當下最受關注的社會現象之一。從偶像選秀類節目中有選手的粉絲集資超百萬元涉嫌非法集資,到為“愛豆”投票購買大量酸奶飲品掃碼后將酸奶倒掉,再到當紅藝人涉嫌違法犯罪時仍有不少粉絲為其搖旗吶喊,今年以來,因粉絲追星而曝出的各種新聞事件層出不窮,飯圈亂象也將粉絲文化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多位專家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在資本和平臺的推波助瀾之下,一些粉絲投入大量金錢和時間打榜追星,部分藝人忘乎所以,道德、法律底線雙雙失守,讓“三觀跟著五官走”的錯誤價值觀愈演愈烈,給大眾尤其是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帶來巨大危害,甚至為非法集資、流量造假等違法犯罪提供了土壤,需多方發力及時止住這種歪風邪氣。

  關卡諸多入群嚴格

  架構清晰分工明確

  剛開始,記者申請加入多位當紅明星的粉絲群,卻處處碰壁;偶爾加入的,很快又被踢出了群。

  15歲的北京初三學生小可告訴記者,要順利加入一個當紅明星粉絲群,需要越過重重關卡:微博超話等級不低于10級,不僅要關注明星本人還要關注工作室,個人微博中關于該明星的微博數不少于50條;就這樣,申請核驗后還不一定能通過,即使通過后還有一大堆群規要遵守,稍不注意就會被踢出群。

  而想要達到微博超話10級,即使天天簽到、發帖,至少也要兩三個月時間。

  后來,記者通過各種途徑加入了5個明星粉絲群,發現這些粉絲群均組織分工明確,下設打投組、宣傳組、反黑組、凈化組等。其中,反黑組負責搜索整理明星在網上的“黑料”,便于和其他粉絲一起向平臺客服投訴;凈化組主要負責微博和其他搜索平臺的詞條排序。

  “有時候明星的單曲關鍵詞是‘難聽’,我們就會使用難聽進行造句,‘××新歌真的不難聽懂’,‘××新歌太好聽了,果然像我這樣唱歌難聽的駕馭不了’,來降低單曲與‘難聽’一詞的負面關聯。”天津高一學生小蕓在某當紅明星粉絲群凈化組,她對于“凈化工作”頗有心得。

  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學術委員會副主任、法律系主任李丹林介紹說,“飯”即“fan(粉絲)”的音譯,他們組成的圈子就叫飯圈。事實上,這種組織架構清晰明確的飯圈組織,早已成了飯圈文化中的一種常態。

  人們對飯圈亂象的詬病,控評是重要因素之一:一旦有網絡平臺涉及明星的負面消息,該明星的粉絲群就會組織粉絲想盡辦法一擁而上搶占評論前排進行反擊。記者看到,粉絲群里充斥著這樣的言論——“寧愿自己被罵,也不愿哥哥被罵”“如果不控評,讓黑料滿天飛,會影響哥哥的口碑和商業價值”。

  階層分明拒絕異見

  流量造假畸形追星

  除控評外,對流量的盲目追捧還衍生出大量的“數據注水”事件。幾年前就發生過某明星一條微博轉發量過億的情況,在網上引發一片嘩然。隨后相關部門對此的監管力度不斷加強,在公安部組織開展的“凈網2019”專項行動中,北京警方抓捕涉嫌研發上線名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團伙。

  記者調查發現,飯圈有完善的等級規則,內部階層分明,少部分核心粉絲掌握圈內話語權,當個別普通粉絲發表不同意見時就會遭到圍攻。

  前幾天,在粉絲群里,記者首先肯定了某明星為救災作出的努力,隨后提出一線救災應當由更專業的人來做的觀點。群里立馬炸開了鍋,不少群友出來指責記者,甚至還有人發私信辱罵記者。

  記者在這5個粉絲群里發現,對明星及其行為,都不能有反對哪怕是質疑的聲音,即便是提出一些建設性意見,也可能被群起而攻之。

  李丹林認為,隨著互聯網的發展,粉絲和明星發展為可以近距離深度互動的關系,但在這個過程中產生了許多畸形現象,粉絲會出現一些超越社會倫理底線甚至構成違法犯罪的行為。近年來不斷出現的“黑粉”“私生飯”很能說明這一問題。

  四川矩衡律師事務所律師郭小明解釋說,“黑粉”是指惡意抹黑偶像的粉絲群體;“私生飯”則是指時時刻刻跟蹤明星、偷窺“愛豆”,侵犯明星隱私權的粉絲。這些粉絲的行為都是病態的,干擾了明星的正常生活,還有可能涉嫌違法犯罪。

  今年7月15日,某明星在車中發現疑似定位追蹤器,其所屬公司發布聲明,表示已經報警處理,譴責倒賣藝人家庭住址、拍攝地點等個人信息的行為,勸大家不要相信甚至參與付費獲取此類信息。

  在某流量明星近期被刑事拘留后,還有很多粉絲在網上留言發表“哥哥是無辜的”“要去劫獄”等言論。“是不是要給××一個機會,官宣請他做代言人,告訴大家還是要給他一個機會,壞人也需要機會,你們覺得呢?”一張某品牌微信群截圖激起眾怒,品牌方迅速發布聲明稱,開除所有發表不當言論人員。

  資本黑手盲目推動

  反復收割粉絲錢袋

  艾瑞咨詢發布的《中國紅人經濟商業模式及趨勢研究報告》指出,2020年粉絲經濟關聯產業市場規模超過4.1萬億元,2023年預計超6萬億元。

  集資應援、倒賣門票等都可以作為圈錢的名目。在飯圈,很多粉絲都是通過網絡自發建立粉絲會,還分地區設分支,有后援會總會和分會,根據會員的專長特點,進行“站姐、反黑、打投、宣傳、文案”等分工。但隨著資本的涌入和利益的誘惑,許多粉絲會不再純粹。

  在飯圈里流傳著這樣一句話:沒錢不要追星。而粉絲們為偶像花的錢,最后很可能落入“粉頭”的口袋。

  所謂“粉頭”,是指最具有號召力的粉絲,熟知藝人的行程安排,所有的現場應援、打榜投票、發布會應援集資等都是由“粉頭”進行組織。近年來,經常會曝出“粉頭”貪污、卷款跑路等消息。

  據了解,“飯圈集資應援”大致可以分三類:一是包含實物回報的,如賣專輯、周邊產品,將所得利潤用于支持偶像的相關活動;二是不提供實物回報,但承諾把粉絲的真金白銀用于選秀投票、給偶像送禮物;三是說好了為偶像集資,承諾提供回報卻不兌現的詐騙行為。

  2018年,某明星貼吧吧主在進行交接時,存在一筆算不清的賬款,有粉絲質疑吧主貪污了近209萬元的宣傳費用。隨后吧主發布微博澄清并辭職,最終不了了之。

  李丹林說,明星實際上不是一個人,背后也不僅只有一個工作室,還有很多資本方支持,他們要借助明星效應來實現商業目的。“比如牛奶打榜事件,資本方為了獲取商業利益,不惜設計一些違反一般倫理甚至法律的規則去實施相應行為。同時對于那些有問題的明星,他們可能還會動用相關資源和力量,幫他們洗白劣跡。”

  郭小明也認為,正是因為有利可圖,一些資本方無視應承擔的社會責任,組成了各種利益集團,想方設法收割粉絲的“錢袋子”;對飯圈的一些亂象,不僅不聞不問,甚至在“黑紅也是紅”的錯誤觀念引導下推波助瀾,用炒作、數據作假等方式激化粉絲間的矛盾。

  在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看來,造成飯圈亂象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流量經濟。“流量能代表一個明星的商業價值和變現能力,在一定程度上成了該明星的‘作品’。而在社交媒體廣泛發展尤其是自媒體迅速發展的情況下,飯圈經濟拉開大幕,明星或背后的資本可以通過傳銷式營銷、洗腦式追星的方式,形成巨大的粉圈來為自己服務。”

  “除了網絡平臺,有的衛視臺也應承擔責任。一些衛視臺舉辦的綜藝節目實際上是一種造星運動,不講究表演水平、真才實學,而是以顏值、話題等方式讓明星出道,容易導致過度娛樂化,在客觀上加劇飯圈亂象。”朱巍說。

  飯圈亂象影響惡劣

  誤導青少年價值觀

  目前,飯圈中已經有大量未成年人的身影,這些不正當的價值導向對他們影響巨大。

  《2020年全國未成年人互聯網使用情況研究報告》顯示,通過互聯網進行粉絲應援成為未成年網民一種新的網上社交與休閑娛樂活動。被調查的所有學歷段中,初中生網民在網上進行粉絲應援活動的比例達11%,高中生網民達10.3%,小學生網民有5.6%。

  李丹林說,一名合格的藝人,首先在專業技能方面要達到相應的程度。但不少明星,問他有什么優秀的音樂作品,塑造過哪些經典角色,沒人能回答出來,他卻長期占據網絡熱搜榜,靠炒作等吸引粉絲,這給青少年提供了錯誤的價值導向。

  朱巍告訴記者,飯圈亂象對青少年產生的最大影響在于,其形成的價值觀游離于主流價值觀之外。一些人靠粉絲經濟盈利,所做的一切核心是為資本服務,很多青少年表面上是在追星,實質上卻是被資本利用進行“傳銷式洗腦”,讓自己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如今,飯圈亂象已經輻射到各個方面,這種因為追星引起的不理性行為,導致一些人對待其他人和事也容易偏激。其危害絕不單純是對未成年人意識的影響,而是可能培養社會極端情緒,因為在許多飯圈語境中,不允許有反對意見,這是非常可怕的一種現象,再不及時整治,后果不堪設想。”朱巍說。

  協力立規矩劃紅線

  斬斷灰色產業鏈條

  在郭小明看來,整頓飯圈,并不是整頓粉絲,而是飯圈背后的灰色產業鏈。明星要自律,平臺要盡職,粉絲要理性,社會要參與,法律要出手。

  今年6月,中央網信辦部署開展為期兩個月的“清朗·‘飯圈’亂象整治”專項行動,重點打擊誘導未成年人應援集資、高額消費、投票打榜等行為。

  近日,中央網信辦、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等部門整治不良粉絲文化工作的階段性成效公布:累計清理負面有害信息15萬余條,處置違規賬號4000余個,關閉問題群組1300余個,解散不良話題814個,攔截下架涉嫌集資引流的小程序39款。

  此外,網絡平臺也在積極行動。

  自6月15日起,快手對飯圈亂象開展專項整治,全面清理有害信息和內容,抵制飯圈不良風氣,重點整治“誘導未成年人無底線追星”行為,切實營造清朗網絡空間,共處置違規視頻290條,違規賬號110個。

  8月1日晚,騰訊發布公告,通過用戶舉報和安全巡查發現,在某明星被依法刑事拘留一事中,存在部分網絡水軍在平臺造謠攻擊、誘導集資、制造話題等有害行為。平臺對于發布傳播相關不良信息的賬號進行了嚴肅處置。

  8月6日下午,微博管理員發文稱,最近一年來部分明星粉絲群體非理性應援、刷榜等問題愈演愈烈,對明星勢力榜評分機制形成挑戰,榜單不能全面客觀地反映明星的社會影響力,也與健康的星粉互動生態產生偏離,微博決定將“明星勢力榜”下線,進行多維度改造升級。

  “在治理飯圈亂象時,除了對藝人行為進行規范之外,還可以考慮通過行業協會對粉絲群體加強管理。比如,由行業協會對相關的粉絲組織進行規范。”李丹林說。

  但李丹林也指出,一個現實問題是,如何監管粉絲應援組織、后援會?這個原本由粉絲自發組織的群體,現在很多人看到了其中的利益和商機,甚至從中獲得不當、不法利益。“應當有相應規范,但這個規范由誰來制定,成規模的粉絲組織需不需要依法注冊、受相關部門監管等都是需要考慮的問題”。

  李丹林認為,當藝人存在一些不觸犯法律的失范行為時,公權力機關很難介入,這時就需要網絡平臺履行社會責任。“平臺將明星和粉絲連接起來,負有一定的管理責任,應當及時對劣跡藝人作出預警和調整,促使他們規范自身行為。”

  朱巍則建議,對參加應援會的青少年應該有年齡限制。18歲以下的青少年不應該線下參加活動;線上活動也應該嚴格按照網信辦的相關規定,以及信息服務管理辦法、平臺規定等進行。對一些問題群組,資本方或平臺應該及時制止。

  

點贊()
上一條:開辟營銷新賽道 東風輕型車發力數字營銷2021-08-05
下一條:關于碳排放,你應該知道的中國市場現狀及趨勢2021-08-20

相關稿件

齊河:靶向招商培優環境 聚力培育產業生態圈 2021-07-15
科技文化雙動力賦能企業轉型 加速產業鏈高質量發展 2021-01-05
產業鏈“鏈長制”,六大案例深度解析 2021-04-01
多地發力建設現代化都市圈 醞釀區域競爭新優勢 2021-02-23
聚焦全產業鏈招商 培育區域發展新動能 2021-01-27
丝瓜视频最新app下载安装-丝瓜视频最新app成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