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企業報集團主管主辦

中國企業信息交流平臺

微博 微信

工業資產如何變負為正

——河北唐山市保護利用工業文化遺存調查

作者: 陳發明 2021-08-06 14:51 來源:中國經濟網 次閱讀
 

河北唐山依煤而建,因鋼而興,是一座典型的資源型工業城市。曾經的工業輝煌也給唐山留下不少難題:工業遺存完成歷史使命后無法融入城市發展,資源過度開發造成“工業瘡疤”頻頻出現……如何處置工業“閑資源”、解決工業“負資產”?怎樣利用厚重的工業基因探索產業升級新路徑?這是唐山面臨的現實課題。

  河北省唐山市依煤而建,因鋼而興,是一座典型的資源型工業城市。1878年,以開平礦務局設立為起點,這座城市相繼誕生了中國第一座機械化采煤礦井、第一條標準軌距鐵路、第一臺蒸汽機車、第一桶機制水泥、第一件衛生陶瓷等“七個第一”,被譽為“中國近代工業搖籃”,成為全國重要的能源原材料基地。

  在國家最需要的時候,唐山源源不斷供應著煤炭、水泥、鋼鐵等工業“糧食”,為國家建設“出了力、救了急、立了功”。然而,在產業轉型升級過程中,曾經的工業輝煌也給唐山留下了難題:一些老舊工業廠房完成歷史使命,剩下廢棄的空殼,連帶周邊呈現衰敗氣象;個別地區資源過度開發,導致區域生態環境惡化等。這些,曾一度阻礙了這座資源型城市的可持續發展。

  如何處置工業“閑資源”?怎樣解決工業“負資產”?如何充分利用厚重的工業基因探索產業升級新路徑?這些是唐山面臨的現實課題。

  閑資源掀起文旅熱

  走進位于唐山市路北區的啟新水泥工業博物館,歷史與時尚在這里融為一體:一邊是“修舊如舊”的水泥廠,陳列著水泥窯系統、發電機組等工業文物以及從1889年至2008年近120年的2000余卷檔案,訴說著久遠的故事;另一邊是由舊廠房改造而成的文創園區,一家家特色餐廳、畫廊、工作室充滿濃郁的時尚氣息。

  “博物館以工業遺產保護和持續性利用為目標,同時又為現代城市生活提供了一個獨具特色的體驗式空間,成為集工業旅游、工業遺產保護、文化創意、休閑時尚于一體的綜合性園區。”啟新水泥工業博物館工作人員孟佳介紹,這里是現今國內水泥工業物質和文獻遺產保存時間跨度最長、保存最完整、內容最豐富全面的博物館。在文創園區,已完成招商面積達2.7萬余平方米,入駐商戶超200家。

  2014年,做工程設計的李海永看中了這個工業元素濃郁的園區,將自己的工作室設在了啟新1889文化創意產業園,“這是城市里難得的清靜之地,旅游文化業態相對穩定”。

  啟新水泥廠始建于1889年,是我國第一家民族水泥企業。2008年,按照唐山市改造城市面貌和生活環境的“退二進三”規劃,啟新水泥廠拆遷退城,在為市民留下一片潔凈的同時,修復建設了啟新水泥工業博物館和1889文化創意產業園,讓這片百年廠址重煥生機。

  啟新水泥廠的變遷在唐山并不是孤例。緣于“以礦立市”的發展模式,豐富多樣的工業元素在唐山城市空間中占據了很大比例,記錄著唐山艱辛創業和再創輝煌的歷程,被視為特殊的文化資源。為此,唐山近年來大力推進“工業遺存+文創產業+城市生活”融合發展,把工業遺產變成文化資產。

  在這個理念推動下,一處處廢棄廠房、舊址搖身變成中國礦業文物富集的城市博物館群。開灤博物館、陶瓷博物館、漢斯·昆德故居博物館等一批主題鮮明的工業博物館,留住了城市記憶,迎來了價值重生,為城市增添了別樣色彩。

  受益于工業遺產保護利用帶來的福利,自2018年起,唐山明確了充分利用工業元素建設工業旅游城市的新定位,并先后編制完成《唐山市工業旅游發展規劃(2018-2020)》《唐山市工業遺產保護與利用條例》及相關配套政策,為發展工業旅游做好頂層設計。

  在開灤國家礦山公園,“井下探秘游”成為唐山工業旅游的標志性線路。乘電梯深入地下70米,就進入了縱橫交錯的古巷道遺址,仿佛穿越時空百余年。這里真實再現了從原始挖煤、炮采、普采到現代綜合機械化采煤的演變過程,在巷道中穿行,與一個個正在工作面“忙碌”的礦工雕塑擦肩而過,與“參與煤炭運輸”的毛驢雕塑打個照面,偶爾還能看到為礦工準備食物的井下廚房……

  “這里為孩子們打開了煤炭開采的真實教科書,比枯燥的課堂教學好多了!”一位剛剛帶著學生參觀完礦井的老師說。開灤國家礦山公園管理中心主任王立新介紹,這里是河北省首批中小學研學實踐教育基地之一,每年接待數千名中小學生參觀游學,廣受歡迎。

  “我們要打造博物館之城,用這些工業符號記錄過去、保存現在、指向未來。”唐山市文化廣電和旅游局黨組書記劉金柱說,目前,全市已建成國家級工業旅游示范點7個、省級工業旅游示范點3個,形成了以4A級景區開灤國家礦山公園、中國(唐山)工業博物館、啟新水泥工業博物館、培仁歷史文化街等為組合的工業旅游產品集群。2020年,唐山市工業旅游共接待游客數量超230萬人次,收入約24.1億元。

  負資產變成綠資源

  百余年的礦業開發,在為唐山這座工礦城市贏得經濟利益的同時,也帶來了嚴重的環境問題。不規范開采造成地表塌陷、山體破碎,污水橫流的“工業瘡疤”、裸露的“白茬山”觸目驚心,侵蝕著環境,困擾著周邊群眾。

  如果說承載工業文化的遺址與文物是唐山工業的寶貴遺產,那么“工業瘡疤”就是工業發展留給唐山的“負資產”。唐山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的調查顯示,唐山因礦業開發遺留的“負資產”達910處,面積達37平方公里。如何變“負資產”為綠資源?

  南湖城市中央生態公園坐落在唐山市主城區偏南位置,這里是曾被當地人稱為“南大坑”的采煤塌陷地。據74歲的老人艾素娟回憶,上世紀90年代,她家就住在南湖附近,因為地勢低洼,這里漸漸堆砌了很多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日積月累,竟形成了一座高達50米的垃圾山。污水橫流,惡臭撲面,蚊蠅成群,艾素娟和鄰居們不得不陸續搬離。

  上世紀90年代末,唐山下決心治理“南大坑”:煤渣被清運走了,粉塵煤灰減少了,光禿禿的廢棄地上,一棵棵樹木連綴成林,郁郁蔥蔥。最大的變化發生在近10年,隨著大規模改造工程啟動,擴湖、引水、垃圾山封閉綠化等一個個“大動作”陸續完成。艾素娟老人提到的垃圾山,如今經過生態化處理和創意設計,已變身為秀美怡人的“鳳凰臺”,環形綠道從山腳盤旋而上,像一層層梯田延伸至山頂。去年,艾素娟老人在南湖西畔買了房子,“搬回來,就是因為這里可以享受生態福利”。

  與其他地方“抹掉老礦區痕跡”式的改造有所不同,南湖將區域內的鐵路、礦井、煙囪等工業遺存進行“小尺度”重塑,并將這些遺存巧妙地連綴成相關聯的景觀層次,與整個公園融為一體。唐山文旅集團副總經理傅海濤告訴記者,順應地形地貌特點,采煤塌陷坑已被改造成面積達11.5平方公里的湖面,周邊種植了4000余種植物,吸引了215種野生鳥類往返棲息。

  據環保部門統計,昔日的“工業瘡疤”南湖區域,現在已成為唐山的生態名片,發揮著改善唐山區域氣候和生態環境的功能。2010年,唐山南湖成為國家4A級景區;2016年世界園藝博覽會在這里舉辦,南湖向世界展示了從工業文明走向生態文明的“唐山樣板”。

  有了“南湖改造”這一成功案例,唐山對工業跡地的修復大刀闊斧,制定了《唐山市盜采點礦山地質環境恢復治理規劃》等政策文件,以對工業跡地修復綠化、轉型利用、自然恢復等方式,開啟了打造綠水青山的攻堅行動。

  唐山市豐潤區的壓庫山別名“壓庫坑”。上世紀90年代初,有人曾以鑿巖爆破的方式在壓庫山村削山采石,用于填海、鋪路。地上資源枯竭了,又向地下炸坑,“壓庫坑”由此得名。2019年,按照“誰治理、誰受益”原則,豐潤區政府與保利集團合作,對壓庫山15處集中連片的廢棄礦山進行修復。

  “工業文明反哺生態文明的時候到了,‘靠山吃山’得有新‘吃法’!”唐山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豐潤區分局局長趙國成說,通過壓庫山礦山修復,將整理出農業用地430余畝和建設用地1137畝。這些土地將用于發展設施農業、建設礦山公園、打造裝配式建筑配套產業基地等,預計每年總產值可達30億元。

  據統計,經過多年修復治理,唐山已有730處“工業瘡疤”修復完成。自2017年以來,唐山已取得工礦廢棄地占補平衡指標559公頃。根據規劃,到2025年,唐山市歷史遺留的所有廢棄礦山跡地將全部修復完成,實現由粗放型資源開發向綠色城市發展的華麗轉身。

  老字號煥發新活力

  和許多傳統資源型工業城市一樣,唐山也面臨著資源枯竭、產業變遷的現實課題。如何充分利用厚重的工業文化積淀,探索產業升級新路徑?

  作為我國最早的工業城市之一,唐山有著與生俱來的創新、開放基因。發揚工業文化精神,對于提升工業軟實力、厚植城市創新開放的鮮明特質具有重要意義。

  今年7月,中車唐山機車車輛有限公司迎來了140歲生日。140年前,唐山機車廠(今中車唐山公司前身)工人根據英籍工程師的圖紙,裝配出中國第一臺蒸汽機車。140年后,“和諧號”“復興號”系列動車組陸續從唐山駛出,一批代表著行業最先進技術水平的軌道交通產品陸續下線,奔馳在全國乃至世界各地。

  回望過去,這家企業的發展之路并非一帆風順。中車唐山公司“國際焊接教師”孫斌斌回憶,上世紀90年代末,公司還停留在“等靠要”的計劃經濟思維,業務還是以機車客車維修為主,新造客車市場份額很小。

  創新和開放的“老本兒”不能丟!孫斌斌至今清晰記得公司“走出去”的關鍵年份——2005年,中車唐山公司與德國西門子公司簽署了CRH3動車組合作協議,派出580多名員工遠赴德國學習先進技術。此后,通過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企業形成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研發和制造技術體系,研制了一代又一代領先于國內外同時代的機車車輛,填補了中國軌道交通工業諸多空白。

  從最初坐等國內訂單,到主動闖蕩國際市場,如今,中車唐山公司的產品已遍布20多個國家,在世界跑出了“中國速度”。從100多年前的“師夷長技”到如今“中國制造”走向世界,創新與開放的工業精神貫穿始終。以中車唐山公司等企業為代表,唐山對外經濟合作的朋友圈也在不斷擴大,已遍及60多個國家和地區。

  開灤集團是唐山的另一家百年老企,堪稱中國煤炭工業的“活化石”。在唐山市路南區,有著143年歷史的中國最早機械采煤礦井——唐山礦1號井依然挺立,訴說著這家企業的跌宕起伏。然而,作為傳統的煤炭開采企業,資源枯竭是難逃的宿命。2016年至2020年,開灤集團累計壓減產能達2016萬噸。

  面臨如此形勢,這座老企業活力不減。走進河北省首批循環經濟示范園區之一的開灤京唐港化工園區,在開灤中浩化工有限公司里,聚甲醛分廠黨支部書記李寧手捧著一把聚甲醛顆粒告訴記者,“你看它形似雪白的大米,其實它的原料是烏黑的煤炭,聚甲醛又被稱為塑料中的金屬,被廣泛應用在汽車、航天、精密儀器制造等多個領域”。

  循著中浩公司長達3公里的管廊“溯游而上”,記者來到上游企業開灤中潤公司。中潤公司生產焦炭的副產品精苯和甲醇,正是下游中浩公司生產己二酸和聚甲醛的原料。構建起循環經濟產業鏈,不僅實現了煤化工副產品的“吃干榨凈”,還讓產品的附加值實現了明顯提升。“今年一季度,甲醇的市場價格是每噸2000元,而聚甲醛則達到每噸11500元,價格增加了近五倍。”李寧說。

  由黑到白,從煤炭到焦化產品再到化工新材料,這是開灤集團轉型發展的一個縮影,也是唐山市探索產業轉型升級的生動寫照。

  經過多年產業結構調整,唐山市三次產業增加值比重由2015年的8.7∶56.5∶34.8調整為2020年的8.2∶53.2∶38.6,產業結構更趨優化。全市高新技術企業異軍突起,至2020年總數達1255家,較“十二五”末增長了7倍。

  文化承載著城市精神,城市精神也可以賦能未來發展。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推動和新一輪對外開放步伐的加快,唐山再次詮釋了創新、開放的工業文化,又一次站在工業轉型升級的前沿,為城市經濟社會發展注入了新動能。(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陳發明)


點贊()
上一條:成都:打造國際一流營商環境 吸引外資融入城市建設2021-07-28
下一條: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長株潭樣本”2021-08-10

相關稿件

杭侃:適我無非新——文化遺產傳承與創新 2021-06-17
河北瑞兆激光:打造新時代非公黨建新模式 2021-06-02
環保風暴中的唐山:部分鋼廠停產鋼坯告急 2021-04-14
河北平鄉縣:弘揚好人文化 優化營商環境 2021-01-09
航空工業集團攜手自貢市打造國內重要無人機產業基地 2021-05-12
丝瓜视频最新app下载安装-丝瓜视频最新app成人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