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企業報集團主管主辦

中國企業信息交流平臺

微博 微信

李彥宏還有一堆未知數

作者:趙東山 2021-04-06 14:56 來源:中國企業家 次閱讀
 

從老牌搜索引擎巨頭到AI公司,百度換了一個資本故事。但AI商業化仍有瓶頸,移動生態、智能云和智能駕駛三大增長引擎都面臨激烈競爭,勝負仍是未知數。

3月23日,百度在港交所正式掛牌,完成二次上市。百度開盤價254港元每股,較發行價252港元上漲0.79%。截至北京時間3月23日上午11點30分,百度股價253.00港元,總市值7033.46億港元。

2021年,是百度成立的第21個年頭。從美國納斯達克回到港交所,百度要講一個新的資本故事。

“今天,我們站在一個新的起跑線上。”百度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彥宏發表致辭時說道,“在百度最初的10年,我們專注于搜索引擎技術的開發;最近10年,我們在深度學習、對話式人工智能操作系統、自動駕駛、AI芯片等前沿領域投資,讓我們成為一個擁有強大互聯網基礎的領先AI公司。”

事實上,從上市敲鐘儀式上就能看出百度對AI元素的“別有用心”:數據標注師、“5G云代駕”安全員、飛槳小開發者三位AI時代新職業代表及小度機器人,一同和李彥宏等百度高管敲響了上市鑼聲。此外,當天的鑼是全球首創的“芯片代碼鑼”。

百度于2005年8月5日赴美上市,在當時的招股書中,百度對于公司定位的描述為“以搜索引擎、知識、信息為中心的互聯網平臺”,但在新的招股書中,百度將自己定位為“具有強大互聯網基礎的領先的人工智能公司”。

技術是李彥宏一直所重視的。“當初創立百度時,我不知道搜索引擎能賺錢,只是覺得這個技術很酷,而我懂得這門技術,它又對很多人有用。”李彥宏曾這樣回憶自己當初在搜索引擎領域的創業。

回首過去數年,百度是在AI技術上投入最早也最不惜重金的中國公司。

早在2016年9月1日舉行的百度世界大會上,李彥宏就對外宣布人工智能是百度核心中的核心。2017年,百度喊出了“All in AI”的口號。也是在這一年,百度收購了渡鴉科技,整合L3及L4成立智能駕駛事業群,整合包括NLP(自然語言處理)、KG、IDL(深度學習實驗室)、Speech、Big Data等在內的百度核心技術成立了AI技術平臺體系。

不過,“All in AI”口號剛一喊出就遭到了外界的調侃和嘲笑,外界多認為這是百度在移動互聯網失利后的無奈之舉。但這些年,百度在AI領域的積累正在讓公司的一切發生變化。

從2020年第三季度開始,高盛、巴克萊等多家華爾街投行均在研報中將百度AI業務獨立估值。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財報發布后,中金也給予百度旗下自動駕駛平臺Apollo獨立估值,認為其迎來商業化加速,獨立估值達539億美元。

與此同時,過去四個多月里,百度股價從140美元飆升到300多美元,足足翻了一倍多,甚至在2021年2月10日當天,百度沖破千億美元市值關口。

2020年全年財報發布時,李彥宏強調:“新的一年里,百度作為領先的AI生態型公司,將抓住云服務、智能交通、智能駕駛及其他人工智能領域的巨大市場機遇。同時,百度也將充分發揮自身龐大的互聯網用戶群優勢,提供更多非廣告服務。”

根據招股書,此次百度募集的239.4億港元中,約50%將用作持續科技投資,并且促進以人工智能為主的創新商業化;約40%用作進一步發展百度移動生態,進一步實現多元變現;約10%用作流動資金一般公司用途。

李彥宏誓要把移動互聯網時代錯失的那些光陰都追回來,而百度選擇在這個時間節點回港上市,也意在讓外界重新對百度進行估價。不過,百度AI商業化仍有瓶頸,移動生態、智能云和智能駕駛三大增長引擎都面臨激烈競爭,勝負仍是未知數。

收入引擎輪換

百度被投行們重新估值的重要原因在于,公司收入引擎的輪換,讓百度兼具傳統股和科技股的雙重屬性。

翻開百度的財報會發現,在收入構成上,百度簡單粗暴地將其劃分為“在線營銷服務”和“其他”兩大類業務。

整個2020年,百度共營收1070.7億元。其中,“在線營銷服務”收入就達到728.4億元,而“其它”收入為342.3億元,“在線營銷服務”收入占總營收的68%,首次跌破70%,在2016年之前,這個比例高于90%。

在過去三年中,在線營銷服務為百度貢獻了穩定的現金流,年收入持續在千億元以上(分別為1023億元、1074億元及1071億元),而凈利潤率從2019年2%變為2020年的21%,這是百度作為傳統互聯網公司穩定的一面。

但是,總吃搜索引擎廣告的老本,百度還是會有所擔憂,并在積極探索新的營收方式。2018年至2020年,百度在線營銷服務相關收入金額分別為819.12億元、780.93億元、728.4億元,占總營收比例分別為80.09%、72.7%、68.03%,總金額和占比都開始呈下降趨勢。

需要補充的背景是,從2017年愛奇藝在美國上市開始,百度提供了另一個版本的營收劃分:百度核心和愛奇藝,其中百度核心主要包括搜索、信息流、百家號、好看視頻、百度知道、百度錢包、百度地圖、百度云。

在2020年第四季度的財報中,百度在在線營銷服務之外,找到了新的增長引擎,網絡營銷的營收(189億元)同比基本持平,非營銷營收(42億元)同比增長52%。究其原因,是百度智能云的營收同比增長了67%,年化收入約130億元,營收增速超過百度整體水平。

從2017年~2019年,百度云服務業務的營收分別為30.05億元、63.7億元和91.73億元,年化復合增長率高達75%。此外,對于百度智能云業務,投行巴克萊也已經給出78億美元的獨立估值。

如果把在線營銷服務當作百度過往最強勁的增長引擎,現在的收入引擎就是百度智能云,而未來則可能是一切基于AI的智能駕駛、小度智能設備和AI芯片。

在布局AI和造車的同時,百度也在加固自己的傳統優勢。最近幾年,百度先后投資了知乎、快手。2020年11月16日,百度又以36億美元收購YY直播,這成為百度有史以來最大一筆收購案。

投資收購背后,是百度一直在彌補自己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缺失,加固自己在在線營銷服務上的優勢。截至2020年12月,百度APP月活躍用戶數5.44億,日登錄用戶占比超70%,依然穩坐搜索第一把交椅。

從錯失到“All in AI”

2017年7月,李彥宏乘坐一輛紅色的無人駕駛汽車,駛上北京北五環,但最終還是被一張罰單搶了風頭。那一年,百度宣布All in AI。

All in AI的第一步,就是百度大規模部署Apollo。在罰單之后的幾個月,李彥宏在一個公開演講中親自下場調侃:“無人駕駛罰單已經來了,無人車的量產還會遠嗎?”

而再往前看,李彥宏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百度近十幾年的研發投入,目標就是讓機器智能逐步接近人的智能,在這過程中,搜索仍然是最主要的應用方向。”但這些話對于當時陷于移動互聯網低谷的百度來說,多少有點無力,也難以讓人信服。

更鮮為人知的是,百度從2012年就開始了AI的布局。

科技媒體品玩在介紹《連線》雜志資深撰稿人Cade Metz的新書《Genius Makers: The Mavericks Who Brought AI to Google, Facebook, and the World》時,記錄了這樣一段在中美AI歷史上極其關鍵的往事:

2012年12 月,在美國內華達州邊界的太浩湖旁,舉辦了每年一屆的NIPS。NIPS全稱Neural Information Processing Systems(神經信息處理系統),它是AI領域的頂級會議。也是在那一年,多倫多大學教授Hinton舉辦了一次線上拍賣會。Google、微軟、百度等公司用競拍的方式爭奪Hinton剛成立的沒有任何產品的小公司DNNResearch。

在這些參與競拍的公司中,百度是最早接觸Hinton的,且出價并不低,但最終卻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惜敗給了Google。后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2018年,Hinton因為在深度學習上的突出貢獻,獲得了圖靈獎,成為AI領域舉足輕重的人物,中國互聯網也開始稱呼他為“AI教父”、“深度學習之父”等;Google因為有了Hinton,成為AI技術最出色的公司之一。

當年負責對接Hinton的百度員工是余凱。2012年4月,余凱離開美國NEC研究院,回到中國加入百度,領導新成立的百度多媒體部。這一年,百度開始大規模采購和建立GPU運算集群,開發了世界上第一個支持GPU&CPU的并行深度學習平臺。

雖然與AI教父失之交臂,但李彥宏對AI的投資熱情之火從未熄滅。

2020中關村論壇上,李彥宏透露:“百度對AI的投入是長期的、持續的,過去十年百度每年研發投入占營收15%以上,其中AI技術研發就是百度種下的種子之一。”

百度近三年的研發投入逐年增加,且比例不低,2019年研發費用達183億,占公司營收的17%;2020年為195億,占公司營收的18%。

李彥宏曾坦陳:“在PC、移動互聯網時代,最基礎的核心技術、關鍵技術并不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但到了AI時代,百度的飛槳深度學習平臺和昆侖芯片,各自代表了AI時代的操作系統和高端芯片,這也代表了我們的研發進展。”

就在剛剛過去的3月15日,百度確認昆侖人工智能芯片業務完成了一輪獨立融資,估值或已達到20億美元。

目前,百度成了為數不多的提供全棧AI的公司之一,擁有基礎設施包括AI芯片(昆侖芯片)、云平臺(百度智能云)、深度學習框架(飛槳)、核心AI功能(例如自然語言處理、知識圖譜、語音識別、計算機視覺和增強現實)及開放式AI平臺等等產品和服務。

百度造車

百度被重新估值的另一大重要因素是,躬身入局新能源造車。

過去的一年,隨著新能源汽車銷量的上漲,特斯拉以及國內造車新勢力的市值節節攀升。

2021年1月,百度官宣與吉利控股合作。2月,百度又與吉利推出新合資公司——集度汽車,合資公司CEO人選隨后也浮出水面——原摩拜CTO夏一平。

夏一平為人所熟知是因為他在摩拜的經歷,他擔任摩拜CTO時,和時任摩拜董事長、如今新能源造車最炙手可熱的人物——蔚來汽車創始人李斌產生過交集。

事實上,在加入摩拜之前,夏一平先后就職于福特和克萊斯勒負責亞太區車聯網業務,擁有五年在汽車行業的經驗。2014年上半年,夏一平還曾聯合通用汽車中國科學研究院院長杜江凌、易到周航等人,做了一個開源汽車項目OpenCarLab。只不過,當時他屬于兼職參與,這個項目最后也不了了之了。

退出摩拜之后,2020年夏一平遇到了百度的創業元老、百度資本董事長任旭陽,兩人在新能源汽車上相投甚歡,達成默契。

最新的消息是,原空客中國創新中心CEO、原Uber中國區高管羅崗已經確定加盟集度汽車擔任要職,不過,百度還未明確回應。

對于百度造車,李彥宏在內部信中解釋稱:“我們希望通過自己造車,將先進的智能駕駛技術第一時間推向市場,將最好的體驗帶給用戶。極致的創新需要端到端的整合,需要快速而強大的反饋機制。”

目前,百度自動駕駛領域,無論是測試里程數、以及兩次人工干預之間能夠行使的里程數,以及在國內所拿到的智能駕駛牌照數上均明顯領先國內同行。

在自動駕駛領域,截至2020年底,Apollo自動駕駛測試車隊規模已超過500輛,獲得專利數2900件,測試里程總計超過700萬公里,獲得測試牌照總數超200張,其中載人測試牌超過150張。同時,百度目前已與10家領先的汽車制造商簽署戰略協議,通過Apollo自動駕駛服務(包括百度高精地圖及自主泊車服務)為其賦能。

2020年底,百度推出Apollo樂高式解決方案,這意味著客戶可根據需求自行選擇解決方案。其中,百度AVP(自動代客泊車技術)已與廣汽,威馬,長城等品牌量產合作。2021年1月,搭載百度AVP自主泊車方案的威馬W6已經量產下線,這標志著Apollo自動駕駛方案開始進入大規模商業化階段。

此外,百度還推出ANP(領航輔助駕駛)解決方案,由L4級降維至L2級,可量產在城市道路行駛。在智能交通和智慧城市方面,百度的車路協同解決方案,已經與廣州、合肥等城市簽約。

在李彥宏的設想中,Apollo有如下三種商業模式:第一,做OEM的技術供應商;第二,做智能交通基礎設施;第三,提供自動駕駛汽車的打車服務。不過,這些商業探索離實際變現還有一定的距離。

市場對百度造車給出積極回應。

華興證券對百度智能駕駛系統的變現預測為,“百度在中國ADAS(高級駕駛輔助系統)市場具有AI軟件、本地化數據積累、ADAS地圖基礎設施的優勢……預計2025年自動駕駛產品的銷量將達到70萬輛,凈利潤將達140億元人民幣。”不過,在與蔚來、小鵬、理想等造車新勢力的競爭中,百度最終能否勝出也還未知。

從老牌搜索引擎巨頭到AI公司,換了資本故事的百度,能否像李彥宏今天所暢想的那樣,“仍然是一家心中有著遠大理想的小公司”,“勇敢奔赴星辰大海”?李彥宏還有一堆未知數待解。

點贊()
上一條:馬斯克對話薛其坤:下一個顛覆性創新是什么?2021-03-23
下一條:王健林要把萬達商業帶到哪里2021-04-06

相關稿件

李彥宏:加強互聯網平臺數據開放共享 2021-03-09
李彥宏的憂傷 2021-05-21
小牛如何突圍 2021-06-29
宏祥·科創小鎮:“四園一中心”助力京津冀科創產業鏈 2021-04-22
“華龍一號”全球首堆投入商業運行 我國自主三代核電技術躋身世界前列 2021-02-01
丝瓜视频最新app下载安装-丝瓜视频最新app成人在线观看